叶笙歌无聊的快要打瞌睡时,风爹的长篇大论总算以一个问句结束:“茉莉,我听人说你是被一个男人送来的,那人是谁呀?”

“……”叶笙歌呆呆的眨眨眼,无奈耸肩:“呃~我不知道。”

“不知道?”风爹的手顿住:“你怎么可能不认识他!我可听护士说了,人家亲自把你送来,还为你张罗,贴心的就像照顾自家媳妇一样!”

叶笙歌无奈:“我是真的不认识,他只是一个拔刀相助的好心人而已,我昨晚连他的脸都见着!”

“……”风爹气恼的一拍大腿:“闺女啊,你咋这么不开窍呢!有这么好的男人,你不牢牢抓住,等他跑了,你就后悔莫及了!”

what?!

风爹是在劝自家女儿红杏出墙吗?

天呐,我怀疑我遇到了假爹!

叶笙歌木着脸道:“爸爸,你忘了,我有未婚夫的!”

“未婚夫又不是丈夫!踢了就踢了!”风爹豪爽的一挥手:“再说了,那小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听说,这次就是那小子为了个女人把你气病的!我为你找未婚夫就是为了你能安安稳稳的走到人生尽头,既然他已经违背了初衷,我还要他做什么!”

“……”叶笙歌挠头,今天听了风爹这番话,她也是涨姿势了!

原来未婚夫还可以这样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吗?

突然有点同情欧阳泽了怎么破?!

风爹又不死心的凑过来:“唉,闺女,你真不知道那人是谁呀?”

“不知道!”叶笙歌摇头。

“唉,真是可惜!”风爹摇头晃脑道:“本来我心目中的女婿就该是这样的,结果就被你放跑喽!”

门外,白皙修长的手顿住,迟迟未落。

透过小小的窗口,他能看到叶笙歌无奈的模样,嘴边不由荡起淡淡笑纹。

叶笙歌白了老不正经的风爹一眼,接过风爹端来的汤,捏着鼻子一饮而尽。

放下碗时,她整张脸都是皱巴巴的,吐着舌头,一脸生无可恋,就像只可爱的哈巴狗。

“扑哧!”门外突然传来喷笑声,声音貌似有些熟悉。

风爹脸色一变,厉声喝道:“是谁?!”说着就快步开门。

“唉!”叶笙歌刚想起这声音的主人是谁,想要阻止,就看到风爹已经把门打开,怒视门外的青年。

青年俊美无铸,脸色苍白,在阳光下似乎是透明的,褐色的瞳孔里印着春花秋月的美好。

一席白色西装衬得他身体削瘦又文雅,这是个让人一看就有好感的青年。

风爹的怒气已经不自觉散了个干净,犹豫着问道:“你是?”

“爸爸!”叶笙歌笑着唤道:“这位就是拔刀相助的那位!”

青年眼中闪过一抹讶然:“你……知道是我?”

叶笙歌知道他在奇怪什么。确实,她昨天从始至终,都无缘看到他的容貌。

叶笙歌不答反笑:“先生应该知道,身体某些部位有残缺的时候,总有某一部位格外敏锐!”她指指自己的耳朵,“恰巧,我的听觉要比常人好不少!”

青年了然:“的确,感同身受!”

叶笙歌看了看他异常白皙的肌肤和瘦弱的风一吹就能倒的身躯,没说什么。

“爸,外面有风,我冷。”

“啊?”风爹一怔,看了看还被他堵在门口进不来的人,顿时尴尬一笑让开来:“这位,呃……先生,快请进!”

青年礼貌的点头致意,才缓步而行,停在床前,伸出修长好看的手:“重新认识一下,我是季肖和!”

叶笙歌皱眉,把自己的手握了上去:“你好,我是风茉莉。”

风爹早已僵了。

季肖和?

不会是他知道的那个季肖和吧?

传言病弱体虚,不近女色,清冷无双,智近于妖,不近人情,冷漠无情!

可是除了病弱体虚这一点,其他通通对不上啊!

震惊之下,风爹扯扯嘴角:“那个,我去给茉莉买点吃的,你们聊,你们聊!”

说完,逃也似的不见踪影。

两人望着风爹消失的方向同时挑了挑眉,竟然弧度也是一样。

回过神来,叶笙歌察觉自己的手还被某人抓着,登时眸色一沉,就要收回。

可是……

我抽!我抽!我再抽!

怎么抽不出来?

叶笙歌瞪眼……不该呀,就算她这句身体虚弱的可以,也没道理挣脱不了比她更病弱的病秧子!

叶笙歌犹疑片刻,道:“季先生,可以放开我吗?我手疼!”

季肖和凤眼一眯,笑得像只狐狸:“叫我肖和!”

叶笙歌与他对视半晌,无奈的妥协:“肖和,请你放手。”

“好。”季肖和却没依言,反而将叶笙歌安置在床榻上,将她的手塞进被子,掖好被角,才满意一笑:“病人就该有病人的觉悟,好好修养才是正道!”

“……”叶笙歌抬眸看他:“修养没用的,我迟早会死。你我,都是一样的!”

季肖和没问她怎么看出来的,脸色依旧和煦如春风。

突然话音一转:“哦对了,我今天来,是想问问你打算怎么报恩。你想好了吗?”

叶笙歌一呆。

不是说地球上的君子向来施恩不求报的吗!

这是什么神发展?!

季肖和看她呆呆的模样就知道她没想好,眉头一挑,‘好心’提议道:“不如,以身相许?”

叶笙歌眉头一抖,想透了……哦,这是位披着君子皮囊的小人!

只有小人才会这么光明正大做出挟恩求报的事来!

叶笙歌对他的印象顿时跌落谷底。如果不是那莫名其妙的好感,她早就将人一脚踹出去了!

叶笙歌抬眸,认真的看着他道:“如果是这个要求,你直接死心吧!”

“咳咳咳!”季肖和突兀的咳嗽两声,苍白的脸颊上多了几分红润:“我不介意,以身相许的是我!”

“……”叶笙歌脑袋里塞满了乱码,冷声道:“我介意!”

季肖和故作无奈:“可是我是个商人,从不做亏本买卖,现在货到了,你却不愿付款,这可不能!”

付款?!

叮咚!

机智歌已上线!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快穿女配:反派,狠狠撩,快穿女配:反派,狠狠撩最新章节,快穿女配:反派,狠狠撩 qu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