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雨和苏正博的婚期也定下来了,就在三个月后。

顾明卿想到养了那么大的女儿即将嫁人,心里就有些空落落的。

顾明卿忽然体会到生儿子的好处了。

儿子是往家里娶人,女儿则是要嫁到别人家去。

一进一出,这区别可是大得很啊。

会试的试卷才发下不久,便流了出来。

会试前,考题自然是重中之重。

会试后,这试卷就没什么要紧的了。

顾明卿也看了下这次会试的试卷,四书五经那些题目,她直接略过。

顾明卿对四书五经也只是粗懂,看了也看不出什么东西。

顾明卿发现这次会试的题目里多了不少务实的试题,比如考水灾过后该如何安置灾民,还有发生瘟疫后该怎么怎么样......

顾明卿拿着卷子去问唐瑾睿,“这些试题不用说,一定是皇上出的吧。”

唐瑾睿奇道,“娘子,你是怎么知道的?”

顾明卿道,“也就只有皇上会出这样务实的题目了。皇上出这样的题目,朝臣难道不说什么吗?”

官员可都是从小就学习四书五经,追捧的是圣人之言,对这些所谓的务实题目怕是看不上吧。

“是有人找皇上谏言了。可试题都出了,总不能让皇上把收卷收回去吧。皇上说了,以后这些进士大多怕是都要外放,执掌一方,若是连这些问题都不知该如何解决,以后如何造福百姓?

治理地方可用不到那些所谓的圣人之言。“

这是燕锦被烦得有些厉害,气急败坏下才说的。

不过燕锦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当官当久了,才发现那些所谓的圣人之言——不是说没道理,但大多都是让你成为一名品行方正的君子。

当官可不是当君子。

真正的君子在官场上是走不远的,指不定没几年就要泯灭与众人之间,要么就是一生碌碌无为。

当然,还有可能就是对方在官场上留下极好的名声。

“皇上可真是不拘一格选人才啊。”燕锦的行为严格意义来是有些离经叛道了,但也不算太过分。因为会试的试卷上大多还是关于四书五经的题目。

“皇上有意以后的科举里都出一些务实的题目。”唐瑾睿忽地说道。

顾明卿一惊,“朝臣不会答应的。”

“改革自然会触犯不少人的利益。可是皇上不是软弱无能的君王,我看出皇上的决心了。我也赞成皇上如此做。不止是我,其实有不少人看出在会试中增加这样的题目是有好处的。”

顾明卿想了想道,“步子不必一下子走得那么大,非要在会试上出这些务实的题目。可以在秀才考试,乡试中先增添一点。这样一步一步慢慢来。”

唐瑾睿眼睛一亮,“娘子,你可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啊!我怎么光想着非要在会试上增加这些题目,那样阻力的确是很大。可要是按照娘子你说的,只是先在秀才考试还有举人考试中增加一点,想必大家的接受度就高了不少。

好!好!真是好主意!娘子,你可真不愧是女中诸葛啊!”

顾明卿笑道,“我算哪门子的女中诸葛。只不过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罢了。相公,这一次会试,咱们仁轩可真是占便宜了。”

唐仁轩可不是那种死读书的人,唐瑾睿也不想把孩子教成只会死读书的人,所以经常拿朝中大事说给唐仁轩听。

这次会试上的那些如何安置灾民,还有发生瘟疫该如何处理解决。唐仁轩肯定都会。

唐瑾睿点点头,“仁轩这一次的确是占便宜了。以后对宇轩这方面的教导也不能少。”

顾明卿道,“相公你放心就是。对宇轩这方面的教导,我从来没少过。”

唐宇轩觉得读书就很辛苦了,所以剩下的时间只恨不得休息休息再休息。顾明卿可不会由着唐宇轩如此。

唐瑾睿还是很相信顾明卿教孩子的能力,闻言点点头,便不再多说什么。

唐仁轩出考场那天,顾明卿亲自去考场接人。

在云云考生中,顾明卿一眼就看到了唐仁轩。

外面人多,不是说话的地儿,顾明卿让唐仁轩上了马车,等马车行驶后,她才问唐仁轩,“累了吧,家里早就准备好了你喜欢的饭菜,还有热水,回去后好好沐浴一番。”

唐仁轩心里一暖,说道,“娘,我相信我这次会试的成绩肯定会很好!”

唐仁轩的话里透出无比的自信。

“娘在看到会试的试卷后,其实就猜到你这次的成绩肯定会不错。你是娘的儿子,娘知道你好。不过还有殿试呢,不能掉以轻心。”

唐仁轩重重点头,他的目标是状元!他虽不确定自己到最后是不是能考中状元,但他一定会为之努力奋斗。这样就算没考中,他的心里也不会有多遗憾。

这次会试一结束,不少考生都痛哭流涕!

其实不止是在会试结束后痛哭流涕,据说在考场上就有不少人崩溃痛哭。

可不是得哭吗?那些关于四书五经的题目难,他们就不说什么了。但是怎么会出一些乱七八糟的题目!

没错,在不少举人的心里,燕锦那些所谓的务实题目全是乱七八糟的!

不过大家也只敢在心里念叨念叨,因为知道那些题目都是燕锦出的,可不敢直接说出什么大不敬的话。

在出会试成绩的那天,大家都很紧张。

唐仁轩也有些紧张,直到去看成绩榜的下人回来说,唐仁轩中了会元,唐家所有人的心这才放下。

唐诗雨高兴地对着唐仁轩恭喜,“哥,你听到没有,你中了会元!你是第一啊!”

周氏笑得嘴都合不拢,连连道,“有出息!真是有出息啊!要是你爷爷在,知道你高中会元,这心里得有多高兴啊!仁轩你比你爹当初还有出息,你爹当初还没能高中会元呢!”

唐宇轩也双眸亮晶晶地盯着唐仁轩,“哥,你好厉害啊!”

顾明卿看向唐仁轩的眼神里也满是骄傲,“你是娘的好儿子。”

唐宇轩凑过来,“娘,那我呢?”

顾明卿伸手摸了摸唐宇轩的脑袋,笑着道,“你也是娘的好儿子。”

“明卿,如今宇轩高中会元,咱们是不是要办酒席,热闹一番?”周氏现在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她的孙子高中会元,是最有出息的!

“娘,会试之后还有殿试呢。要不等到殿试后,再好好庆祝热闹一番?”

唐仁轩也道,“奶奶,我赞同娘说的,等到殿试后,再好好庆祝热闹一番。要是办酒宴,我怕是要分心。要是再吃坏了肚子,影响我殿试的发挥,那该如何是好?”

周氏也冷静下来了,连连点头,“对对对!等到殿试后,再举办酒席好好庆祝庆祝。现在就让仁轩专心复习,准备殿试。”

殿试的题目也是由燕锦出。

没人知道燕锦会出什么。

有心思灵活地已经琢磨开来了,燕锦出的题目大多都比较关注民生,是比较务实的题目。

这说明燕锦好这一口啊!

所以凡是会试高中的人,在接下来的复习中,通通都对这方面下手。

燕锦也看了唐仁轩的试卷,关于四书五经的那些题目自不必说,回答得非常有水准。而燕锦专门出的那些关于民生,务实的题目,唐仁轩回答得也非常出色。

燕锦拿着唐仁轩的试卷跟唐瑾睿道,“爱卿啊,你有个好儿子。”

唐瑾睿的心里也是骄傲的,此时却谦虚道,“皇上谬赞了。”

“朕可没有谬赞。你的长子以后能不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朕不确定。但他如果能一直保持这样的水准,朕相信他以后的成就不会差到哪里去的。朕以后的股肱之臣里怕是会有他一个,或者辅佐太子也行。”

在众人的期待下,终于到了殿试。

不少人都猜燕锦会出什么关于民生的务实题目。

谁知燕锦这一次并没有出这样的题目。

殿试的题目很简单,就是要考生写要如何让大晋富强。

顾明卿在知道这题目后,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这题目太大了,能抓的点不少。

比如说,你可以从教育方面入手,说些让天下百姓都能听得圣人之言,受圣人教诲......

比如说可以从农事上说,说是大力发展农业,粮食增产,使天下百姓不用再忍受饥饿.....

再比如说可以......

就那么一会儿功夫,顾明卿就想到了不少切入点。

顾明卿有些好奇,唐仁轩会选哪方面写。顾明卿还好奇的是燕锦真正想看到的回答是什么。

顾明卿对燕锦了解不深,还真是摸不准燕锦的想法。

殿试不需要几天,唐仁轩当天就回了唐家。

唐瑾睿问唐仁轩回答的是什么。

唐仁轩只回了两个字“大凉”

顾明卿发现在唐仁轩说出“大凉”两个字后,唐瑾睿的眼神顿时变得有些深邃。

顾明卿和顾明卿回了屋子后,顾明卿便问,“相公,你很喜欢仁轩的回答?不对,应该是你认为皇上会很喜欢仁轩的回答。”

“娘子,可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啊。“

“我没那么厉害,我可猜不到皇上的心里在想什么。可我相信相公你清楚皇上心里的想法吧。”

唐瑾睿眸光深邃,紧紧盯着房间的一个角落,不过顾明卿清楚他不是在看那角落。

“娘子,我一直都跟你说皇上没有变。皇上的确是一点也没有变。娘子,你可还记得咱们第一次见到皇上,是什么样的情况吗?”

顾明卿眼底隐隐含着回忆之色,“记得啊,怎么可能忘记。那时候大凉人打进来,咱们只能躲在地窖里。后来是皇上带着兵来了。”

顾明卿说着,心里一动,继续道,“相公你的意思是皇上一直都记着要将大凉人彻底打趴下,再不敢进犯大晋,扬我大晋之名吗?”

“嗯。皇上这些年一直都没有变过。虽说和安公主和亲大凉,大晋和大凉看似结成友邦。但那只是因为大凉内乱,消耗国力,暂时无力再对大晋起兵。

只是这些年过去了,大凉的元气正在渐渐恢复,骚扰边境的次数和频率又高了起来。”

“这些年,朝中好像没多少人提起大凉的事啊。”

唐瑾睿讽刺一笑,“他们当然不会提起。在他们看来,大凉这么小打小闹的有什么大不了的。就是大凉真的集兵要打过来,只要别打到京城就行。”

文人一般还真是这样的想法。

顾明卿忽然想起曾经对燕锦的评价,燕锦如果登基的话,绝对是一个武皇帝,如今看来,还真是没错。

当然了,燕锦如今想当武皇帝也不行,没钱,这些年大晋的着重点也不在武上。燕锦想当个名副其实的武皇帝还远得很。

顾明卿忽然道,“相公,既然朝廷上的主流声音是不想与大凉开战。仁轩既然写到大凉,肯定是写到了要对大凉动兵。仁轩的文章怕是会让考官不喜吧。要是被考官不喜,仁轩的文章还能送到皇上的御桌上吗?”

只有被选为前十的卷子才会被送到皇上的御桌,这几乎是不成文的规定了。

“娘子,我是谁?”

顾明卿一时间有些不明白唐瑾睿的话,但还是道,“你是阁老啊!是大晋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阁老啊。怎么了?”

“这不就是了。我是阁老,虽说我不喜欢以权谋私。可我的儿子要是连前十都进不了,那些人未免也太不给我面子了吧。要是仁轩文章的水平真的不行也就算了,只是因为写的内容让他们不喜,就进不了前十。

这岂不是太打我的脸了?仁轩是我的儿子,关注他的人本就多。仁轩的字迹怕是有很多人能认出来。”

唐瑾睿接着道,“就是仁轩的卷子真的不能被送到皇上的御桌上,那也没事。皇上本就关注仁轩,要是看不到仁轩的试卷,自然会派人去取试卷。”

顾明卿这才放心了。

唐仁轩有唐瑾睿这么个好爹,说实话,真的是很幸福啊。要是一般人,可能就真的这样被埋没于众人,哪怕你真的戳到燕锦的心了,也没人会理会你。

正如唐瑾睿说的,唐仁轩写的文章实在是让考官很是不喜,明明是一文人,文章却写得那么霸气,还有一股子杀伐之气,这哪里是文弱书生,分明就是一武夫!

不过考官也认出了唐仁轩的字迹,再如何也不能不给唐瑾睿面子,再者唐仁轩文章的水平也的确是好。

但是经过考官们的一致讨论,还是将唐仁轩的试卷评为第十,吊了个车尾,送到燕锦那儿。

燕锦最先看的就是唐仁轩的时间,他还有些好奇,怎么唐仁轩的试卷居然拍到第十去了。

在看到唐仁轩的试卷上的内容时,燕锦满意一笑。

唐仁轩文章上所写的内容真是完完全全切到了燕锦的心啊!让燕锦浑身舒畅!没错,大晋就该有泱泱大国的风范,哪里能容大凉虎视眈眈,想要入侵大晋。

就该狠狠一场,让大凉人彻底怕了!让大凉人数十年都不敢再进犯大晋!

燕锦看着唐仁轩的文章,顿时热血沸腾起来。

很快,燕锦火热的心渐渐凉却,唐仁轩这样的好文章只排了第十,可见朝中那些大臣都是什么想法,根本没将大凉的事放在心上,怕是都主张以和为贵吧。

燕锦将唐仁轩的试卷放到一旁,转而看起其他人的。

被选为第一的那人写的就是要从教化子民入手,让他们都学习圣人之言,让天下百姓再无白丁.......

文章写得是很花团锦绣,不过燕锦不怎么喜欢,太空泛,一点实在的东西都没有,不过倒是很符合那些老隆冬考官的口味,难怪被选为第一。

------题外话------

这是很早以前写的,孝康帝看重燕锦就是因为他是武皇帝的料,燕锦也一直是当武皇帝的料,从没变过。继续为新文《腹黑首辅的心尖宠》打卡求收!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侯门嫡女之一品夫人,侯门嫡女之一品夫人最新章节,侯门嫡女之一品夫人 booktx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